芙蓉泉畔人家:五代人伴泉而居

随着芙蓉街提升改造的进行,芙蓉泉与新发现泉眼之间的芙蓉泉小广场,也新姿初现,一个独特的泉水景观即将在这里亮相。

芙蓉泉名气很大,清代诗人董芸曾寄迹于此,并赋《芙蓉泉寓舍》诗:“老屋苍苔半亩居,石梁浮动上游鱼。一池新绿芙蓉水,矮几花阴坐著书。”但芙蓉泉原本位于芙蓉街69号院内,2009年济南要开全运会,街道上提出来要把芙蓉泉“露出来”,院子里的居民毫不犹豫就同意了。临街院门拆除,泉水到了公共空间。

图片来源:齐鲁晚报

因为提升改造,张洁贞很多天没到这里来了。在芙蓉泉西侧院落,一块“栗子张”的牌匾旁,还有“董芸故居”字样及“迦南商行”的介绍。院子北屋内的墙上,也龙飞凤舞写着董芸的那首诗,这是张洁贞特意让人给写上的,大诗人曾来此居住,他很自豪。从张洁贞的曾祖父购得此宅在济落脚,到如今张洁贞的儿子大学毕业,张家在芙蓉泉畔的这个院子里,已经住了五代人。以下为张洁贞的口述——

当年前面开店,后面住家

我是从小就从这院子里长起来的。但要说芙蓉泉和这个院子,还得从我曾祖父说起。

我曾祖父是1936年从邹平来的济南,当时买了这处院子。我爷爷也很能干,上世纪30年代就到日本大阪学习纺织。回国后先后在哈尔滨、上海开服装厂。后来回济南在芙蓉街开了迦南商行。那时我爷爷在外边跑经营,芙蓉街这个商行有个管家管着。当时是前面开店,后面住家,卖的东西包括农药、养蜂器具和花草种子等。我爷爷是名副其实的实业家,不仅开厂开店,还曾在历城八涧堡买过30亩地开果园。

我1963年出生,小学是在大明湖小学,原本叫芙蓉街小学,校门在南,后来校门挪到北边,学校也改名叫大明湖小学,南边靠近芙蓉街的部分后来改成了校办工厂。学校就在文庙,大殿是我们开会、搞文艺演出的地方。后来挺有名的“铁牛”,那时候就在文庙东门的水道边,我们上学放学路过就去摸一把,它都被摸得发亮了。那时我们每个班都要给校办工厂糊纸盒子,叫半工半读。

高中毕业,我到铁路上了班,开了13年火车,后来又干了几年调度,如今在办公室值班。1989年结婚,1990年有了儿子,儿子从成都上完大学后工作了一年,但最终打算回济南。这个院子,从我曾祖父买下算起,到我儿子,已经是五代人住在这里。

小时候这院子里,水可旺了

小时候就是玩。那时候院门在街上,芙蓉泉在院子里,院子南边也没房,院子很大,居委会还常来院子里空地开会。我记事时,芙蓉街是大青石地面,到我三四岁时,把青石板砸了,改成了柏油路面。那时候家家户户去砸碎石头,我还帮着大人一起去砸过。

小时候我们上哪儿玩呢?就现在居委会那地儿,原来是龙神庙前面的大空场子,我们成天在那玩儿,滚铁环、打嘎等。记得我五六岁时,公家在龙神庙广场组织收购钢铁,我们的一个玩伴,是个小女孩,把家里的戒指拿去卖了,卖了5块钱。那会儿芙蓉街很肃静,我们还在街上放风筝。

游泳是在王府池子,我们一帮小男孩一泡泡到晚上十一二点,往往泡得嘴唇发紫,瑟瑟发抖。

小时候院子里的水可旺了。那时候街坊邻居有来钓鱼的,我调皮,老想在后面假装推他们一下,吓唬吓唬他们,没想到有次不小心,真把人给推进了池子,吓得我立刻跑回家,迅速坐好,假装看连环画。那时候泉池里螃蟹、鱼很多,还有人拿气枪打鱼。

公私合营后,我们家院子成了大杂院。有盖房子的,也堆下来一些建筑垃圾。到1976年,芙蓉泉干了,池子里还长了草。此后只在汛期有点水,旱季都是干的。1989年,我父亲组织院子里的住户一起动手,打算把泉池清理出来。大家干了有四五天吧,居委会知道了,就报给了办事处,当时有爱泉保泉的政策,办事处就出钱,和大伙一起清理了泉池,据说当时挖了两米半深。

我小时候,芙蓉泉泉池的护栏是石头垒起来的墙。那时候池子南边墙角有四个洞,有很长的过梁石。大概十几年前,芙蓉街挖沟埋管道,把原本芙蓉泉通王府池子的瓷管子挖断了,水很快漾了出来,当时可能没有把水道疏通好,希望这次都能弄好。

首页时政